|
环球官方平台客户服务热线:
环球官方平台
环球官方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环球官方平台

大豆《大豆之殇:中国是怎样被美国一步步攻陷的》​《这

来源:环球官方平台 作者:环球国际官网下载 时间:2022-09-17
【字号:

  中国大豆是怎样被美国一步一步攻陷的?中国进口大豆背后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该如何应对这场旷日持久的“大豆战”呢?

  很多人喜欢喝豆奶、吃豆制品。当你每天睁开眼睛看见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享用这些大豆美食,开启你一天美好的时候,在我国东北、华北、新疆等地,甚至在太平洋彼岸,无数人们正在为这美食劳作着。

  早晨的一杯豆奶、豆浆,炒菜做饭必备的食用油,美味的各种豆腐,这都离不开一个随处可见的农产品---大豆。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中国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这个看似普通的食材,竟然是靠大量进口才得以维系,而最大的卖家竟然是美国人。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就疑惑了?中国难道不种大豆吗?不可能吧,明明中国种大豆呢,很多人可能会说自己家里还种豆呢,咱们老话说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可不就中国豆子吗?怎么还靠进口呢?

  没错,中国当然种大豆。2020年,中国大豆种植在全球排名第四,占全世界比重5.4%左右;而东北是大豆种植的黄金地带,产量占我国大豆总产量的40%。

  中国是大豆的故乡,至今已有5700多年的种植历史,世界上的大豆几乎都是直接或间接从中国引种的。早在先秦时期,“豆饭”就是人们的重要食物,那时候大豆栽培主要是在黄河中游地区。1873年维也纳万国博览会第一次展出中国大豆,从此大步走向世界。近代以来,大豆是支撑中国农业经济命脉的主要产业之一。在近现代相当长时期内,中国大豆是国际市场上最具竞争力的农产品之一。

  一直到1995年,中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但是现在,中国是大豆的纯进口国了。

  主要原因是,中国人现在比1995年以前吃得丰富多了,我们对油脂和肉蛋奶等畜牧业产品消费量的大幅增加,国内大豆产量远不足以支撑市场需求。现在,大豆已成为我国进口量最大的农产品,作为非主粮作物,主要用于榨油和提供豆粕饲料。

  为什么会进口呢,其实答案很简单。一是国内需求增长极快,二是国内外粮价倒挂。

  一个令人惊讶的真相是,进口大豆早已攻陷了人们的餐桌:2020年,中国消耗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大豆,人均每天消耗233克,其中195克为进口,占比84%。

  我们的日常餐饮结构从30年前的大量主粮、少油、少肉,演变成了少量主粮、多油、中等水平的肉食,这造成直接谷物消费量减少,但是整体粮食消费量增加,导致大豆需求量大幅增加。

  有研究显示,我国粮食、蔬菜、肉食的比例关系已经从改革开放初期的8:1:1,演变为4:3:3。现如今,鸡鸭鹅、肉蛋奶成了中国人餐桌的普通食材,光是在广东这边,说到鸡肉,就有白切鸡、盐焗鸡、靓汤猪肚鸡、鸡胗粥等各种鸡杂吃法,每天消耗量惊人,而这里面饲养所用的豆粕就是来自大豆;而我国食用油年消费量超过3500万吨,其中豆油消费量超过1600万吨。

  进口大豆是饲料蛋白的核心原料。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猪肉的生猪养殖业,每天需求的豆粕,消耗30%以上的进口大豆;而中国食用大豆油90%左右靠进口,所以说,它们其实都是进口大豆的“化身”。

  可以说,猪牛羊是长了腿的大豆,鸡鸭鹅是长了翅膀的大豆,食用油则是流淌的大豆。

  据海关总署统计,2020年中国进口大豆达到创纪录的10032.7万吨,破1亿吨,比2019年的8851.3万吨增长13.3%,进口总额高达2742.9亿元。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和消费国,大豆成为集成电路、原油、铁矿石之后的第七大进口物资。

  2020年,巴西、美国、阿根廷这三个转基因大豆主产国,合计贡献中国大豆进口总量的97.3%,其中巴西占比64.1%,美国占比25.8%,阿根廷占比7.4%。但以嘉吉、邦吉为代表的美国跨国粮商巨头,几乎垄断了南美大豆贸易,最终都是美国资本在垄断着全球绝大多数的大豆市场。

  我们想象一下,月均进口超800万吨,每个月,在太平洋或印度洋航线多艘满载大豆的万吨巨轮,从巴西、美国或阿根廷驶向中国。在国际四大粮商的组织下,一船船转基因大豆跨海而来,加上关税,每吨售价却比国产大豆还要便宜。

  事情还远不止此。未来五年,规模化养殖将占到中国生猪生产的60%以上,对于饲料粮的需求将持续增加;随着城镇化推进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肉蛋奶的消费仍持续稳步增长,进一步带动豆粕需求增长,今年大豆进口预期仍将持续增长。

  在2003年,中国有近8亿农民,15亿亩粮食作物耕地,大豆种植面积1.397亿面积(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数据)。在外国农产品的冲击下,失去了大豆定价权;在不明WTO贸易规则的情况下,国内数千家大豆食用油公司因此破产,趁机为外国资本所控制。

  美国早在1898年就盯上了中国的大豆。此后半个世纪,美国农业部先后数次派人到中国,每到一处,便采集当地大豆品种,这些成了大洋彼岸珍贵的育种材料。百年积累下来,美国已拥有 2 万份大豆材料,成为全球大豆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

  20世纪初,美国大豆协会的专家来到东北,考察国营农场大豆种植情况。我国东北的科研人员热情接待了美国专家,双方交流了大豆种植技术,与不同品种间大豆出油率的差距。考察期间,美国专家指出:中国大豆虽然品种很全,但出油率不高,究其原因是没有运用转基因技术。对此,东北专家深表同意。

  于是,在美国专家临走之前,东北人热情地邀请美方协助转基因大豆的研究。美国专家“盛情难却”,带走了一大批中国大豆的样品,兴冲冲地回国了。

  乘着美国转基因革命浪潮,美国转基因大豆横空出世。1996 年,美国农业巨头孟山都(Monsanto Company,美国的一家跨国农业公司,也是全球转基因GE种子的领先生产,全球“种子战争”的发起者,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公司,一度被52个国家联名,踩着数百万条人命上位,直到2016年收购销声匿迹)将来自中国的核心大豆品种成功改造为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并获得了全球专利。随后,转基因大豆在美国获批种植。孟山都一手卖种子,一手卖农药,转基因大豆很快渗透了美国90%的市场,此后更是长驱直入巴西、阿根廷,实现了接近100%的市场占有率,帮助美国主宰了全球大豆产业链。

  从中国带回大豆的美国专家,在国际四大粮商组织下,投资大笔资金研究转基因大豆。中国大豆种类多,基因样本丰富,很快第一批美国产的转基因大豆就问世了,其出油率从17%提升到了22%,可别小看了这5%的提升,对于榨油企业来说,出油率每提升1%,每吨利润将提高150元。

  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简称阿丹米公司,ADM):创立于1902年,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市,是美国最大的农业公司,也是全球最大油菜籽、玉米、小麦、可可等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及制造公司,其大约2/3的收入来自对大豆、花生及其他油籽等的加工,已成为中国境内最有影响力的专业畜禽营养保健类产品生产商(ADM,看下字母顺序,可不是做CPU的美国超威半导体AMD公司)。

  美国邦吉公司Bunge(BG):成立于1818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中间搬了很多次),是一家世界领先的农业贸易和食品公司。目前是巴西最大的谷物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产品出口商、第三大谷物出口商、第三大大豆加工商、全球第四大谷物出口商、最大油料作物加工商。在南美拥有大片农场,注重从农场到终端的全过程。

  美国嘉吉公司Cargill:成立于1865年,总部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控股公司、世界最大的动物营养品和农产品制造商,经过155年的经营,嘉吉已成为大宗商品贸易、加工、运输和风险管理的跨国专业公司,经营范围涵盖农产品、食品、金融和工业产品及服务。

  法国路易达孚公司(Louis Dreyfus Company):成立于1851年,总部在法国巴黎,一家综合性跨国公司,是世界第三及法国第一粮食输出商。分支机构遍布全球,在全世界范围内从事谷物、油料、油脂、饲料、大米、肉食、糖类、咖啡、棉花、天然及人造纤维、电力、天然气、石油及石油衍生产品的贸易,以及政府债券和金融证券业务。

  看,全球四大粮商,美国就占了三个,全都是跨国大型企业,开展全球性贸易,实力雄厚。而且在中国设立很多的分公司和机构,可以说,我们的生活的必需品中,或多或少都跟他们扯上关系。看到这,是不是心里特别不安?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讲讲故事了。故事,说来话长,接下来就更惨了。第一个被美国人击溃的产业,就是国内大豆食用业。

  2004年,国内大豆产量是1740万吨,国外进口超过2023万吨,国内榨油企业每年产能7000万吨,把所有的大豆全拿去榨油,还满足不了一半的需要。于是,国内食用油厂夹着钱包,去美国采购物美价廉的转基因大豆。在此3年前,也就是2001年12月11日,中国已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油商很快就被华尔街期货商干翻。

  华尔街大肆炒作中国油商的大豆需求,导致当年4月国际大豆期货大幅上涨,中国油商成了接盘侠,高位买进大批转基因大豆。结果,还没转过年,大豆期货价格雪崩,价格拦腰砍断。榨出的食用油价格毫无市场竞争力,食用油企业面临破产。

  更倒霉是我国的农民。年初榨油所需巨大的缺口,让他们看到种植大豆有利可图,纷纷转行种起了大豆。结果,上游的榨油企业面对满仓的高价大豆愁白了头,下游的农民收获的大豆无人问津,一年白干。

  这时,国际四大粮商粉墨登场,配合中国当年的招商引资政策,纷纷控股或参股中国主要的榨油企业。到了2006年的下半年,民营榨油业已完全被国际资本掌控。

  随后,四大跨国粮商对大豆压榨企业进行收割,掌控了下游产业链。2000年,ADM 和新加坡丰益国际合资组建益海集团,在大豆风波中乘机崛起壮大。2007 年,丰益国际收购嘉里粮油,并将嘉里和益海合并为益海嘉里,与中粮形集团成双寡头局面。目前,益海嘉里作为中国食用油最大的巨头,在中国拥有65个生产基地,年压榨产能超过2000万吨。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金龙鱼”、“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 “洁净100”等知名品牌,产品涵盖了小包装食用油、大米、面粉、挂面、调味品、食品饮料、餐饮产品、食品原辅料、饲料原料、油脂科技等诸多领域。

  嘉吉作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贸易商,上世纪 70 年代就进入中国,在华有 33 家独资或合资企业,在中国广东、江苏、河北、山东运营 5 家大豆压榨厂,并持续追加投资。立足南美的邦吉 2000 年进军中国后,不到三年便成为中国大豆进口贸易的霸主,随后大举进入大豆压榨行业,2005 年以来先后收购了日照三维、南京华农等油企。

  加总起来,虽然在大豆压榨产能方面,外资仅占三成份额,但中国 80% 的进口大豆货源却被 ABCD 四大粮商、丸红、新谷(CHS)等大型跨国粮食贸易集团垄断。

  由此,跨国粮食巨头搭建起集种植、加工、贸易、物流、金融为一体的庞大网络,实现高效、低成本运作,垄断了大豆的定价权,使得中国对本土粮油市场的主导权逐渐丧失。

  中国在这场大豆战争中已败下阵来,国外大豆凭借价格和质量优势迅速占领了中国市场;而农民种大豆无利可图,耕种面积日渐减少,只有国营农场为了保证国家粮食安全,靠着政府的补贴下还坚持播种。

  故事的上半段讲完了,今日头条的朋友们,看到此,你的心情是不是久久不能平静?可能就有人会问了,说既然国外大豆跨越太平洋海运到中国,竟然比中国本土价格还低,为什么我们不能以反倾销的名义对其展开调查?限制进口呢?

  第一,违反WTO相关规定。中国是WTO最大的受惠国之一,依托于这个国际上最大的贸易组织,国外向中国开放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作为交换,中国也要开发相应的市场。但没有哪个大国会完全开放所有行业,因为有些行业不宜开放,比如电信、汽车、食盐等,我国其实并未完全开放,一直受到欧美国家的不满。而此时,如果中国再发起对美国大豆的反倾销调查,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可能升级,造成更大的损失。

  第二,国内市场需求旺盛。我国居民平均每年人均食用油数量为20升,国产大豆每年是1500万吨左右,绝大部分被用于豆制品的制作,如果不进口大豆去榨油,食用油市场的缺口太大,只能由我国自行弥补。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粮食作物播种面积17.5亿亩,油料种植面积1.97亿亩。在东北,大豆亩产在150-200公斤左右,这就要近7亿亩地,等于我国需要再拿出2/5种植大豆,这现实吗?

  在我国,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主要粮食作物中,水稻、小麦实现了完全自给,玉米自给率超过95%(行文至此,特别致敬已故世界杂交水稻之父、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袁隆平)。以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来说,中国不可能让主粮(大米、小麦、玉米)和大豆同时自给自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阶段依赖国外进口大豆已默认为现实。

  南美洲凭借较大面积的土地和优良的气候资源,大力发展大豆种植业。南美每年的大豆播种季节在11月份,收获季节在来年的4到5月份。巴西的大豆产量在5000~6000万吨,阿根廷在4000万吨左右,产量在逐年增加。

  美国大豆每年5月份播种,10月份收获,11月到来年的4月份出口,年产量在8000万吨。美国的转基因大豆产量高、投资少,凭借转基因大豆的技术优势,美国大豆生产力提高到较高水平,逐渐吸引其他部门生产要素的流入,生产规模不断扩大。

  中国大豆产量在1500万吨左右,到2020年缺口达到1亿吨。每年11月到来年4月,以进口美国大豆为主;到了5月至下半年10月份,以进口南美大豆来弥补不足。

  美国与南美作为大豆净出口国,似乎应该存在着强烈的竞争关系。中国作为大豆净进口国,似乎可以利用他们的竞争关系来搏取更有利的价格。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由于美国把控了南美大豆的各个生产环节,并控制了全球的大豆供应,中国在大豆的价格谈判上力不从心。

  以巴西为例,巴西的物流、种子、化肥、码头,甚至工会都已被几大国际粮商所控。上文提到的四大粮商,三家就是美国资本。因此中国、美国、南美三者在大豆上的博弈实际上就是中美之间的暗战。而美国对中国的策略就是在加工环节上渗透研制,控制中国的进口,要知道国际粮商巨头业务遍布全球。

  在2006-2008年间,国际四大粮商趁胜追击,企图一举攻占中国主粮市场。中国人痛定思痛,一场围绕主粮的保卫战打响了。

  2006年初,华尔街开始炒作粮食危机,国际上1000万人的粮食缺口,被炒作成波及上亿人的灾难。可就算世界上只有0.2%的人面临断粮,也会在各国间引起恐慌,谁都不愿意成为接盘侠,纷纷提高粮食进口价格,最后出价最低的一方就会因为买不到粮食而有人被饿死。到2008年,短短两年间,国际小麦价格上涨了3.4倍,玉米的价格上涨了3.2倍,再贵也要买,不买等着被饿死。像菲律宾,情愿国家破产也要向国际银行贷款买粮。而同期,中国小麦、玉米的价格只上涨了70%,为什么国内的粮食价格如此平静?因为我们有战略储备粮,只要粮食价格动,国家就抛售储存的粮食压价,国际四大粮商趁机吃紧囤货。来势汹汹的四大粮商最后发现形势不对,他们收购的储备金要用完了,而中国的储备粮还在源源不断地抛售。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华尔街投行大批破产,失去金主的四大粮商退出战场,这场粮食战争,中国取得了胜利。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国家储备粮,恐怕不光大豆,就连大米、小麦、玉米都有可能受到极大冲击,要知道这些粮商巨头资本雄厚,金融垄断能力极强。

  “不要白白浪费一场危机”,在2008-2009进口大豆下降的两年间,食用油经历了一次供给侧改革,也是再一轮的行业洗牌,有草根油企脱颖而出,有明星油企陨落淘汰。主导食用业的国内大豆压榨集团格局,也从国企、民企、外企三分天下,演变为国企、民企、外企、合资四分天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市场占有的比重逐年增大。

  据粮油市场报2020年数据:大豆压榨集团中,国有企业占比约为23%,民营企业占比约32%,外资企业约占16%,中外合资企业占比29%(大多为国内控股)。

  2019-2020年度排名前10位的压榨集团,占全国大豆压榨总产能的84%,排名第一的中粮集团拥有18%的市场份额,益海嘉里集团16%、九三和中储粮各拥有8%的市场份额。其他规模压榨集团还包括渤海、汇福、嘉吉、邦吉、和润、路易达孚等。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不光是真刀真枪的争斗,还包括货币战争,粮食战争等等,粮食是民众的必需品,如果一旦粮食战争爆发,伤害可能会更大。大豆贸易战是非常典型的粮食战。所以农村问题,才是大问题,农民问题,才是国家最需要关注的问题。当种地不挣钱,到底谁还来种地?当没人种地,谁来替国家打粮食的战争呢?

  粮食具有金融属性,在全球粮食与金融市场的联动效应下,不断强化。如果国内大豆产量越来越少,依赖进口大豆,中国的大豆供应及饲料工业、畜禽、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将面临不利局面,中国食品营养所需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来源也将存在受制于人的风险。

  怎么办?早在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大豆振兴计划,农业农村部发布《大豆振兴计划实施方案》,旨在扩大种植面积,提高单产水平,改善产品品质,努力增加大豆有效供给,提高我国大豆产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通过补贴大豆种植、完善大豆储备、多元化进口、降低饲料蛋白含量等一系列 开源节流 的组合拳,应对大豆战。

  推动进口来源地多元化。除了巴西、美国、阿根廷这些传统的出口大国,增加从俄罗斯、乌克兰以及非洲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多元化进口,增加抗风险能力。比如:在2021年一季度,俄罗斯对中国就出口了99.21万吨大豆,同比暴增150%。

  持续推进大豆振兴计划。稳定国内大豆生产,稳定油料耕地面积,《中国农业展望报告(2020-2029)》显示,中国大豆振兴计划正不断朝“1.4亿亩的大豆种植面积”目标迈进,并提高单产和品质,确保用于豆制品等的食用大豆国内自给。

  建立我国的“大豆安全”保障体系。持续加大对中国农民的农业补贴,抵抗美国对农民巨额补贴进行产品倾销。增加生产和出口补贴,提高农民种植大豆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现代化,实现大豆种植产量增长。

  绿色有机差异化发展。实施大豆品牌提升战略,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把大豆种子这一农业生产芯片牢牢攥在自己手中。中储粮等国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作为产区大豆市场主要收购主体,收购价格以及收购数量对国产大豆市场具有较强指引作用。

  关于转基因大豆,这些年讨论一直喧嚣尘上。下次去超市,你可以留意一下,食用油外包装上会特别标注是非转基因还是转基因大豆,而且转基因大豆非常多。不信,现在你就可以去检查一下厨房,看看你家买的食用油是哪一类吧。一般来说,转基因大豆油价格比非转基因要便宜,便宜超过50%。

  我国的非转基因大豆是天然有机大豆,外国多为转基因大豆,这可以看作是不同层次的产品,不在同一市场层次上形成竞争,提升我国大豆的品牌价值。

  发展大豆深加工。重视开发大豆蛋白的高端产品,提高出口大豆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

  进入品牌化时代,虽然“强者恒强”,但“赢者并不能通吃”。“专、新、特、精”成为中小油企的发展方向。挖掘区域及品类特色,差异化经营,代表国有企业的有中粮、中储粮、中纺、九三,代表外资企业的有益海、邦基、嘉吉、达孚,代表民营企业的有渤海、汇福、植之元、中海。“竞合”相融共生,代加工OEM产能消化分享,降低成本;民营企业、社会资本密集参与国企混改,国有资本投资民营企业,取长补短、融合发展;地方油企纷纷抱团做强,做大品牌;地区的产业联盟、技术联盟纷纷成立,形成产、学、研开放式的合作机制。

  开放的国际化思维,维护全球大豆贸易。加大海外拓展,在国外大豆主产国种植基地、主要物流港口设施的投资建设,增强对国际大豆产业链供应链的掌控能力。开放的资本化思维。充分利用期货市场规避市场风险,争取更多的国际市场话语权。

  中国大豆沦陷已是既定事实,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还有突围的可能吗?当然有,而且必须有!我们必须步履坚实,急稳扎稳打,一步一步地赢回我们的阵地,为中华民族的食品安全乃至子孙后代,赢得属于中国人的一片蓝天。

  根据目前的国内、国际形势判断,今年的大豆行情错不了,种植大豆的补贴会增加,价格也应该不会差,所以种植大豆的收益要比往年好,下面这些关于大豆的种植技术,一定要掌握好!

  为满足国内食用大豆品质需求和全程机械化作业需要,应注重选择高产、高蛋白、加工品质好、抗逆性强且适合机械化收获的优质品种。

  土壤墒情好或一次降雨10毫米以上时,应抢墒播种。天气干旱可灌溉后播种或播后喷灌,注意破除板结。黄淮南部地区播种时应注意开好“三沟”,预防后期发生涝害。覆盖秸秆保墒及防止土壤板结效果明显,可使用免耕覆秸精量播种机播种,一次性完成播种、施肥、病虫草害防控、秸秆覆盖作业;也可在小麦低茬收割时进行秸秆粉碎抛撒,趁墒免耕播种。根据品种特性,合理确定种植密度,提倡适度密植,一般每亩用种3—6公斤,行距40厘米,亩保苗数1.5—1.8万株。

  黄淮海地区大部分大豆田土壤有机质含量较低,为提高土壤有机质含量,前茬小麦等作物秸秆应尽量做到全量还田。底肥一般亩施45%的复合肥或磷酸二铵10公斤,尽量做到播种、施肥一次完成,提倡侧深施肥。

  土壤肥力不足的地块,鼓粒期喷洒磷酸二氢钾、叶面宝等叶面肥,可防植株早衰,增加单株有效荚数、单株粒数和百粒重。对旺长田块,于初花期可每亩用缩节胺20毫升兑水20公斤喷施或15%多效唑50克兑水40—50公斤喷施,控制基部节间伸长,防止倒伏。

  提倡播后封闭除草,免耕覆秸精量播种地块可采用96%精异丙甲草胺、70%嗪草酮、80%阔草清按30:30:1混配,每亩施用125克,兑水15—20公斤喷雾。若封闭除草效果不理想,可对杂草多地块采用苗后化学除草。

  黄淮海地区应重点防治大豆根腐病、拟茎点种腐病、蛴螬、点蜂缘蝽等病虫害。选用抗病品种控制根腐病、拟茎点种腐病发生;大豆出苗后10—20天使用内吸性药剂防治豆秆黑潜蝇;大豆开花期喷施吡虫啉+氰戊菊酯、噻虫嗪+高效氯氟氰菊酯+毒死蜱防治点蜂缘蝽,预防症青现象的发生,早晨或傍晚点蜂缘蝽活动较迟钝,防治效果好。有条件的地区,可采取统防统治,防虫效果更佳。

  联合收获最佳时期在完熟初期,此时大豆叶片全部脱落,植株呈现原有品种色泽,籽粒含水量降至18%以下。应注意调整收割机拨禾轮转速,减轻拨禾轮对植株的击打力度,减少落荚、落粒,降低破碎率。正确选择和调整脱粒滚筒的转速与间隙,以降低大豆籽粒的破损率。机收时还应避开露水,清除杂草,防止籽粒粘附泥土,影响外观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