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球官方平台客户服务热线:
环球官方平台
环球官方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环球官方平台

吴清西|渭南方言碎语(二)

来源:环球官方平台 作者:环球国际官网下载 时间:2022-08-20
【字号:

  灸火,这是我们渭南方言,渭南人都会说,也都懂得它的意思,那就是把柴禾燃烧起来。灸,jiǔ,《说文解字》:“灼也。”灼,《说文解字》:“烧也。”灸,就是烧,燃烧,用方言说,就是点灼:叫我从你炉子夹一块煤。我还没灸炉子哩。乃我先回去把我炉子灸灼,灼旺了给你烧一块煤。灸炉子,过去城里人必会的一门技术,炉子灸灼而荐天灼着,更是一个人搭炉子水平高低的见证。在农村,顿顿灸柴烧火,更是雷打不动的印版活,而灸火的柴禾储备,是每家每户绝不能少的。没有火,没有灸火的柴,就没法灸火。

  灸火,这是人类生活所需要的烧火行为,是必须的。然而,有时候有的人,比如说小孩,为了耍,也胡乱的灸火,甚至引发火灾,方言把这种灸火行为叫措火。措火,就是胡乱地燃烧火。措,cuò,方言音cù,放置的意思。措火,就是把火放在柴下,出自《汉书·贾宜传》:“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这就是“厝火积蔪”的来源。厝同措,把火放在柴禾之下,肯定火燃烧成灾,所以方言把措火引申为胡乱灸火。措火不是生活所需要的燃火,因此,人们是绝对的反对。如果发现小孩措火,大人就禁煅说,不敢乱措火,小心灼火了。

  灼火,就是指不该燃烧的东西烧起来了。麦荐积灼火了,房子灼火了,仓库灼火了,这都是不该燃烧而燃烧起来,成了火灾。灼火就是发生了火灾,发生火灾就要灭火,方言叫救火。救,《说文解字》:灭也。救火就是灭火,要把火扑灭,把火熄灭。场里的麦荐积灼火了,都赶快去救火!有的提桶,有的端盆,有的扛锨,一顿饭工夫,把火救灭了。可见救火就是灭火,和灸火相反。

  灸火,灼火,措火,救火,这四个方言词语,意思是不同的,在我们生活中有不一样的用处,尤其是灸火、措火、救火,千万不要用混了。

  贕毈,dù duàn,方言转音为dòng gàn,指禽鸟蛋内败孵化不出小鸟,甚至不能食用:前一向买了十几个鸡蛋忘了吃,今个拿出来打破睨看,全贕毈了。

  贕毈,这是渭南方言,现代汉语没有这个词语,在古代汉语中,贕与毈分别是两个单音单纯词而分开使用。《管子》“羽卵者不毈,毛胎者不贕”。《淮南子》“兽胎不贕,鸟卵不毈”。这两段古汉语中,贕与毈都是古汉语单纯词,其义也是不一样的。

  贕,《说文解字》“胎败也。谓未及生而败也。”《礼记》“胎生者不贕。”汉代人郑玄解释说:内败曰贕。胎内败即胎儿死腹中,胎死腹中后而流产,所以方言把未及生而流产叫贕:牛怀有犊子,使唤牛小心点,不敢贕下了。秦君媳妇倝早栽一跤格贕下了,听说还是个小子娃,快六个月了。

  毈,《说文解字》“卵不孵也。”《玉篇》卵“不成子曰毈。”《淮南子》“鸡卵多毈。”汉人高诱注曰:“卵不成鸟曰毈。”所以,毈指禽鸟蛋内败散而孵化不出嫛婗。贕,胎内败;毈,不成子。胎内败就不成子,不成子则胎内败,所以,方言把禽鸟蛋内败不成子叫贕毈。方言说贕毈,就专指禽鸟蛋内败不成子,孵化不出嫛婗,或者说成了坏蛋。方言有一句歇后语说,二十一天暖不出鸡娃的鸡蛋一一坏蛋。二十一天暖不出鸡娃子的鸡蛋,自然是贕毈了。如果卵不贕毈,就会孵出嫛婗。嫛婗,yí yì,方言把儿子叫“倪”,拼音拼不出来,嫛倪,就转音成方言说“倪”的音,既指禽兽的幼子,也指动物的幼崽。燕子嫛婗,老鼠嫛婗,也可说成老鸹婗,黄鼠婗,而人的儿子只能说成“倪”。

  贕毈,这个方言词不仅把两个古汉语单纯词组合成了一个新词,赋于了新义,并把dù duàn转音成dòng dàn,应该是一种创造。这样创造出来的方言词,表意更细腻,现代汉语词汇是很难企及的。

  给二亩苞谷刚捄完肥料。把这一堆土一祫捄到三轮车上,转到后院去。这两句话中都有“捄”字。

  捄,《说文解字》解释说,盛土于梩中也;一曰捊也。这两种解释,实质意思是一样的,我们先看第二种解释。

  捊,póu,《说文解字》“引取也。”就是聚集到一块,把东西集中到一答,把分散的聚集到一起。所以,捄,意思是聚集,把分散的集中到一答。农民给苞谷苗施肥,若是牲畜粪,就集中上在苞谷根址周围;若是化肥,就上在苞谷根址附近的某一点上,决不摛撒。所以我们渭南方言把这种给苞谷施肥的方法就叫捄苞谷,也叫捄肥料。广而大之,只要给植物把粪肥聚集到某一处地上,都叫捄,捄苹果树,捄梨树,捄西瓜,捄辣子,不一而足。如果是分散上粪肥,就不叫捄。

  说清楚了捄的一个意思,接着说第二个意思:盛土于梩中也。梩,lí,又音sì,是一种铲土的工具,也可以叫铲,也可以叫锨,也有解释为筐、笼的。盛土于梩中,就是把土聚集到锨中,实际上是用锨簎上一锨土。用锨簎上土干什么?《诗经·大雅》在叙述打墙过程时说,“捄之陾陾。”捄之,应该有两层含义:首先用锨簎(聚集)土,接着把一锨又一锨的土撂(聚集)到打墙版里面。东汉人郑玄解释“捄”字说:筑墙者捋聚壤土,盛之以蔂而投诸版筑中。就是先聚集于筐中,再聚集于版中。总之,用锨或其他工具把土撂(聚集)到墙版里就是捄土。我们给三轮车捄土、捄粪、捄沙子,都是用锨或其他工具把要装到车上的东西聚集到车上,也就是撂进车箱。

  捄土,是用锨把土往一块聚集;捄肥料,是用手把肥料往一块聚集,都是聚集,都是往一块撂,一个是用手直接撂,一个是用工具撂,只是方式方法不同。只要把东西往一起聚集,都叫捄,不论方式方法。苹果价太低,先撷下来一祫捄到果库,等价扬些了再卖。家里捄的粮食太多,不如趁粮价好粜上一两千斤。这两句话中的“捄”,就没有提说聚集的方式方法。可见,捄,就是聚集的意思,不是撂的意思,没有专门的方式方法。撂,只是聚集东西的一种方式方法,不是“捄”的意思

  捄,是聚集的意思,但是在方言中有两种读音,捄肥料的“捄”读jiù,其它聚集的意思用“捄”时要读diù,如捄土,捄粪,捄沙子,把垃圾捄到坑里。

  我们渭南人把背心叫函甲,把T恤衫叫函衫。我们上了年纪的渭南乡党,夏季到了服装店买衣服,就会问,师傅,有没有函甲?有!让我先噬嗑干,看大小咋的向。买了函甲,再买了一件函衫。

  在古代打仗的时候,将士们上战场都得穿铠甲。铠甲又叫函衣、甲衣,或叫函甲,函也叫甲。函,hán,《玉篇》函,铠也。《说文解字》说:铠,甲也。《广雅》说:函甲,介铠也。所以,函就叫函甲,也叫甲。《周礼》说:燕非无函也,夫人而能为函也。意思是说,燕地不是说没有能够制作铠甲的人,而是说那里的人都能制作铠甲。函甲,先秦时期,主要用牛皮做成,一般的函甲沒有袖子,有的函甲有很短的袖子,没有领眦,穿在身上以保护前心后背。战国后期,出现了铁制铠甲,皮制的仍称甲。唐宋以后,不分质料,或称甲或称铠,民间习惯仍称函甲、甲。到了近现代,由于武器的进化,甲在战争中没有了作用,自然就被淘汰了。然而,人们夏天穿的针织背心和T恤衫和古代的函甲样子很相似,所以,渭南方言就把背心叫函甲,而把T恤衫就叫成函衫了,这是在事物名字上的古为今用。尽管古今函甲同名,但是质料不同,可见方言也是与时俱进。

  现在,有的人把函甲写成汗甲,把函衫写成汗衫,这是不对的。很多方言是有来历的,不懂它的来历,我们就会把方言写错。方言,说起容易写出来难。

  渭南人把用锨或杈取东西叫簎:二虎子,用锨簎上一锨土,把这个壕壕畋平。这一堆枣刺不敢抱,取个铁杈簎到偏岸去,把路腾开。

  簎,cè,方言音cèi,古代,人们用叉刺取泥水中的鱼鳖之类,叫簎。《说文解字》:簎,刺也,即刺取,取的意思。《周礼·天官》:“鳖人掌取互物,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理物。”东汉人郑玄解释说:“簎谓以杈刺泥中搏取之。”《左传》:“矠鱼鳖,以为夏槁。”矠同簎,这句话是说,只准刺取鱼鳖,并把它们制成夏天吃的鱼干。所以,簎,就是用杈刺取。以后,人们把用不同的工具刺取叫簎。簎有两个动作:先刺,接着取,刺是为了取。日常生活中人们刺取东西的工具主要是杈类、锨类,人们用锨、杈刺取东西,自然就叫簎了。给篚笼簎了一笼牛粪,我一个人提不动,咱俩关关抬。叫你把麦荐往一答簎,看你簎地洒成啥样子了。自然,簎粪是用锨,簎麦荐是用杈,只要能用锨、杈刺取的都叫簎。

  簎,由刺取水中鱼鳖而蜕变为今天的渭南方言,这是一个华丽的转身。而我们只知道“簎"的今生,并不知道“簎”的前世,可见方言也是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的。

  在网上,有不少人大写特写渭南方言骂人的话,甚至有人在视频上大讲骂人的话,而这些骂人的话都和男女之事联系起来。其实,这都是胡说八道,是对渭南方言的玷污,他们说的这些骂人的方言,都是错误的。

  方言骂人的话,也是古语,也是有本可查的,他们并非粗言鄙语。我举几个例子。

  罪之,这是渭南方言骂人的话:啥罪之人,借我钱一年了遐不还!你讼是个二罪子货,把㛘娘往死的打哩!两句话中的“罪子”,都是责骂对方,是骂人的话。罪之,出自《左传》:“卿不书,罪之也。”罪,zuì,方言音cuì,谴责、斥责的意思。罪之,就是斥责他,和男人那个沒有半分钱的关系。《左传》还有一句“禹汤罪己,其兴也悖焉。”罪己,就是自己责备自己。《史记 孔子世家》载,孔子曰:“后世知丘者 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罪丘,就是指责孔丘自己。可见,罪,就是责备,斥责的意思,而方言把斥责就叫骂。

  批扞,也作批捍,pī gǎn,这也是骂人的话:你批扞啥哩,你再批扞我就不客气了!我就是不对,也轮不到你批扞!批扞,出自《墨子》一书:“批扞之声,不出其口。”批扞,斥责抨击别人,含有冒犯的意思,和女生有关系吗?批扞,也可以说批扞板板:你讼是个批扞板板子,这事给你㛘娘都不能说!板板,出自《诗经·小雅》“上帝板板一句”,板板义为反常,批扞板板是斥责别人不该那样。

  诟謑的,这是渭南方言骂人的话。诟謑,gòu xǐ,方言转音为gòu rǐ,辱骂,斥责的意思:谁诟謑的把土倒在路中间,把路堵实了。

  诟謑,是由謑诟一词演变成的方言词,在两千多年前已出现在典籍中。《荀子》:“无廉耻而忍謑诟。”《楚辞》:“违群小兮謑訽。”謑诟同謑訽,辱骂,侮辱的意思,就是指责,斥责,方言把謑诟演变成诟謑,保持謑诟的原意。你诟謑的,夜黑来可摘我苹果来!这是怒骂对方,指责别人,和狗的行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謑和诟,是同义词,也可单独使用:你诟讼,把我自行车大梁倨了也不言传!你謑娘叫老子的可骂谁哩?

  讼,骂人的话:你诟讼,前映可骂我来?你看你外讼货,听谁说的二成骂你来?讼,出自巜论语》: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讼,sòng,辱骂,责斥,自讼,自己责骂自己。骂别人还有讼式子,讼样子,讼眉眼,啥讼东西。讼,能想象是那个东西吗?

  舐天,rì tiān,这是方言骂某人自以为了不起的话:你本事大,你能舐天,我不行。舐天,出自《荀子》:“辟之,是犹伏而舐天。”好比是趴到地上用舌头舔天。舐,shì,方言转音为rì,舔的意思。舐天,即为舔天,能用舌头舔着天,可谓本事大,所以方言骂人说,你能舐天,你有舐天的本事,这是指责某些人高傲自大,自以为了不起。舐天,怎么能想到那个事呢?

  不止这几句骂人的话,还有不少,先列举这几句。这些话,传承了几千年,没有一丝一毫的粗野下流的味道,是正正经经的古汉语,是今人把这些话想歪了,歪想了。

  轨,guǐ,两个车轮之间的距离,这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汉字,铁轨、轨道、轨迹。然而,渭南方言读“轨”为qǔ,意思是车两个轱辘轧的痕迹,即车辙。也就是说,渭南方言把车辙叫车轨(qǔ)。过去的车轨,是两条平行的勾沟,既没头也没尾,全国相互连属,而且全国车同轨,只要有车路,就有车轨。

  其实,在先秦时期,古人把车辙就叫车轨。《礼记》说,今天下车同轨。轨,就是车辙,天下车辙都是相同的,自然天下车辙相通。同轨即同一车辙,轨即为车辙,听以读轨为qǔ。《周礼》说,经涂九轨。涂通途,九轨,即九辙路,可见路面是很宽的。既然九轨为九辙,轨当然要读成qǔ。《孟子》也说,城门之轨。既然是“城门之轨”,那“轨”肯定是车辙,轨,应读为qǔ。所以,《说文解字》说,轨,车辙也。《韵会》说,轮中之轨(guǐ)既同,则辙迹亦同,因谓辙亦曰轨(qǔ)。

  方言把车轨读为chē qǔ,也是有说辞的。车,在古代也读jū,现在象棋中的“车”仍然读jū。古人也是把轨读jū的。轨,《正韵》:“果许切,音举。”按现在的拼法就是jū。而方言在长期口口相传中,把jū读转音,变成qǔ,所以chē jū就成了chē qǔ了。

  总之,在方言中,车轨应读为chē qǔ,意思是车辙,不能把车轨写成“车渠”。

  人们之所以把公猪叫牙猪,得从野猪说起。野猪的雄性,都有一对粗奘锐利的犬牙,并不断往长地长而成獠牙,这样人们就根据野公猪的这种獠牙特征,自然把野公猪叫牙猪,以区别于母猪。尽管人类以后驯化了野猪,但是,出于习惯,人们自然把驯养后的家猪的雄性仍然叫牙猪。

  野公猪性情凶猛,攻击性极强。被骟了的野公猪,尽管獠牙还在,但性情温顺,没有了攻击性,然而人们把骟后的野公猪也习惯性的叫牙猪。野猪被驯化培育成家猪,失去了野性,人们由于吃肉的需要,也为了更好的饲养,把家养公猪也进行了骟割,被骟后的家养公猪也叫牙猪。而且,方言习惯把骟了的公猪叫牙猪,方言说的牙猪就是被骟了的公猪。饔肥的牙猪肉,肉味香醇,所以,你常常会听人们说,牙猪肉好吃,割上几斤牙猪肉,而母猪肉是不受欢迎的。

  严格讲,方言把刚出生的公猪叫牙猪娃,把骟了的公猪叫牙猪。方言所说的牙猪是骟了的公猪,方言把骟了的公猪不叫公猪,就叫牙猪。方言如果说公猪,必然是指猪公字,而不会指牙猪。

  在平时,几个人拉家常时,有人经济情况还可以,然而,他却总是说自己生活如何如何的恓惶。听的人就会说,你这人捷爱“哭穷”,我不借你钱,你也嫑“哭穷”!

  其实,这个人并沒有哭诉自己穷,而是把自己说得特别穷,特别可怜,甚至比你还穷。既然没有哭诉穷,怎么能叫哭穷呢?显然,“哭穷”一词的写法是错误的。

  在历史上,在人们的记忆中,喾指帝喾,传说中的中国古代的一个帝王,即五帝之一的高辛氏。《史记·五帝本记》说,帝喾,高辛氏者,黄帝之曾孙也。

  然而,喾的本义并不是人名,而是一个古汉语词汇。《说文解字》说:喾,急告之甚也。急告,即告急,告急之甚,即急而又急,急而又急即极、特别。《白虎通》:喾,酷也,极也。所以,喾,引申为极、特别的意思。喾穷,给人说自己特别穷,特别沒钱,特别可怜,我比你还恓惶,等等。因此,当有人在人前极言自己生活可怜,我们就会反回去说,你哨喾穷,你的经济情况恁好,还喾啥穷?你再喾穷,别人也不会给你!

  渭南人把养牛叫槛〈kǎn)牛。我家槛了五头牛,有一头乳牛(母牛),四头犍牛。过去槛牛,为曳犁耧耙耱耩;今天槛牛,纯粹为卖钱。

  槛牛就是养牛。槛,kǎn,《说文解字》一曰圈也。圈,就是用来养禽兽的圈栏,也是为了把禽兽圈起来饲养。所以,槛,方言引申为养,养牛就是槛牛。当然也可以槛羊、槛猪、槛鸡、槛兔,养在圈里都叫槛。

  槛牛,就要给牛吃草料,给牛吃草料就叫喂牛,方言把喂牛叫御牛。御,yú,《广韵》进也。进什么?当然包括进食。蔡邕《独断》:御者,进也。其中就有“饮食适于口”。御,就是进食的意思,进食就是让对方吃。《诗经·小雅》“饮御诸友”,就是让诸友吃喝。《墨子》“五味尽御于主”,是说好吃的都让君主吃。因此,御,就是进食,进食就是让对方吃,对方也指人,也指动物,给病人御饭,给牛御草。给对方吃就叫御,普通话叫喂,方言叫御,古语也叫御。所以方言把给牛御草料叫御牛。

  牛吃的草主要是麦荐和少量的青草,不管是麦荐还是青草,都要铡短。每天晚上睡觉前,要给牛御三和草。每一和草,都是先倒麦荐,再撒麸粢(zī),接着倒些水,搅拌均勻就得(duí)了。牛的饲料主要是麸粢,麸粢主要是小麦的麸皮。如果没有麸粢就得用黑豆擸料,一般不用苞谷擸料,苞谷料牛吃了会酸牙。过去用硙子擸料,现在当然是硙面机擸料,方便多了。

  每天倝(gàn)早,把牛拉出牛圈,拴在栏圈里,然后就要用干土畋圈。如果圈粪攒厚了,就得劚圈。zhú juàn,方言音chú quàn,就是把积厚的牛粪挖出去。把劚出的牛粪倒在一起,将来上地。

  御上成年时间,犍牛吃得膘肥体壮,一头肥牛卖上一万多块,数钱时的心情,就象鸡毛扫一样,一年的辛苦全化成了滿满的幸福。

  吴清西,渭南临渭区人,乡村教书四十年,嗜爱方言,惊叹方言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退休十几年来,徜徉于典籍之中,痴心钩沉渭南方言,也发表了十几篇有关渭南方言的小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